雅文文學

首頁|書庫排行
/ 繁體版
當前位置:雅文文學 » 我不是天師 » 59.第 59 章
溫馨提醒:“雅文文學”無彈窗廣告,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59.第 59 章

作者:花日緋
  看一章正版才一兩毛錢, 有啥理由不看正版呢?對吧。來,等你喲。

  張兮和江盛清趕到醫院, 陳楓還沒出手術室, 陳母頭上和手上都纏著繃帶,坐在手術室外抹眼淚, 看見江盛清才從醫院走廊的椅子上站起來。

  “怎么樣了?”江盛清問。

  陳母眼眶紅紅:“前面有輛車在高架上掉頭,我們為了避讓, 三輛車追尾了, 前面貨車上裝的是鋼卷, 整個砸在車頭上,都是我不好, 我非要今天去機場,他都買錯票了, 老天爺都不讓我們今天去了, 我還偏要鬧著去。小楓要有個三長兩短的……”

  陳母在這兒說著,陳楓的父親過來, 五十多歲的中年大叔,頭發有些花白, 手里拿著繳費單, 跟江盛清打過招呼以后,就到一旁安慰妻子去了。

  張兮站在手術室門口, 從手術室玻璃往里面看, 手術區走廊里沒什么人, 偶爾有戴口罩的醫生出入, 據說已經進去搶救兩個小時了,兩個小時已經下了兩張病危通知單,現在手術室門打開,戴口罩的醫生又送出來一張,儼然陳楓快要不行的樣子,陳母哭的肝腸寸斷,說什么也不敢簽,陳父接過簽下之后,再三拜托那醫生,醫生跟陳父,陳母再三保證一定盡力后,再次回到手術室。

  江盛清也很擔心陳楓的情況,陳楓不僅是他的同事伙伴,更是他的好友,江盛清肯定不希望陳楓出事。江盛清見張兮站在手術室大門前,背在身后的手指有規律的運算著什么,走過去問她: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張兮回頭看他:“按理說不該這么嚴重。”

  上回張兮看出陳楓近來有血光之災,但絕非性命之憂,要不然張兮也不會那么輕描淡寫的提醒他一句的。可是現在這情況看起來……

  張兮的目光透過緊鎖的玻璃門,往手術區的走廊看去,陳楓所在的手術室應該是走廊盡頭靠右邊那間,張兮湊過去貼著玻璃仔細往里看去,漸漸瞇起了雙眼。

  江盛清見張兮盯著里面一動不動,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,也不敢提醒,就那么守在她身旁。

  虛虛晃晃的張兮從手術室大門穿過,往走廊盡頭那間手術室走去,穿過緊閉的門,手術室里燈光明亮,各種儀器的聲音環繞四周,醫生護士們全神貫注在手術臺前救人。沒有誰發現張兮的存在。

  張兮自從進了手術室之后就看見手術臺上壓著黑霧,把陳楓包裹著,陳楓身上多處骨折,內臟有出血,醫生在盡力縫合,儀器上顯示的心率越來越低,護士報出一串數字,似乎很是緊急,醫生立刻讓安排電擊做心肺復蘇,卻對陳楓沒什么效用,他戴著氧氣罩,仍舊不住翻白眼。

  一道紅光自張兮掌中發出,將那包裹在陳楓周圍的黑霧驅散,這邊紅光取代黑霧將陳楓籠罩,那邊醫生的心肺復蘇電擊就取得了成功,那團黑霧在手術室里跟張兮糾纏,張兮巍然不動,手術室內突然起了一陣風,把周圍一些不用器材上的防塵袋都吹的飄起來,醫生在做手術,沒發覺,但幾個護士卻是看的真切,心中疑惑不已,手術室里怎么會有風?

  那團黑霧不是張兮的對手,幾個回合下來,就被張兮打散,眼看就要被張兮抓住,黑霧自主散開,往手術室大門縫隙鉆去,張兮本就是精神離體,攔不住所有散開的黑霧,勉強抓住一股,奮力撕扯住……

  江盛清站在張兮身旁,眼看著張兮緊閉雙目,一動不動,額頭沁出汗珠子,正要抬手給她擦拭,就覺得手術室門縫里鉆出一道強風,撲面而來,江盛清怕風吹到張兮,轉過身把她護在懷里,那強風來勢迅猛,仿佛要鉆進他的身體一般,但最終卻沒能成功,江盛清清楚的感覺到那股強風在他面前分成兩股,從他身體兩側呼嘯而去,在醫院走廊上掀起一陣無端端的風,幸好是急救室走廊,并未引起太多慌亂。

  江盛清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,只得本能的往那風消失的方向看去,再回神的時候,被他護在懷里的張兮就睜開雙眼了。

  江盛清低頭看她,張兮往后退了一步,從江盛清懷抱離開,然后攤開手掌,江盛清看見她剛才明明還空無一物的手心里,突然多了幾縷頭發,短短長長,顏色漆黑。

  “這是什么?”江盛清問。

  張兮從背包里拿出一塊干凈的帕子,把那幾縷頭發包裹起來,還沒回答江盛清的話,手術室盡頭就傳來動靜,一張移動的床被緩緩推了出來,陳家父母連忙湊過來等候:

  “陳楓家屬,手術成功了,病人各項體征恢復,現在轉移到監護病房去,你們派個人跟我去辦入院手續。”

  醫生推門而出對陳家父母說了這么一番話,總算讓二老的心稍微放下,陳母跟隨病床進了電梯,陳父跟醫生去辦入院,兩個負責整理的護士最后走出,經過江盛清和張兮面前時,她們正好在談論手術室里突然刮風的事情。

  等人都走了,江盛清才對張兮問:

  “怎么回事?你手里頭發哪里來的?”

  張兮眉頭深鎖:“陳楓身上揪下來的。這起事件不像是普通事件,陳楓這幾天確實有些小災難,但絕不是致命的生死劫,我覺得襲擊陳楓的東西,跟襲擊你的那東西氣場很相近。”

  江盛清也察覺到事情絕不簡單:“知道是什么嗎?”

  張兮搖頭:“道是道,卻非正道。”

  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門有道門的規矩,就像是社會人必須遵循的法律一般,是道門中人必須嚴防死守的警戒線,謀財害命之事不可沾,一旦沾了就不是正道了。

  “那東西還會來嗎?我們能做點什么防備嗎?”盡管江盛清依舊覺得難以置信,信奉科學的他,最近經歷的事情簡直匪夷所思,可事實擺在面前,又讓他不能不信。尤其剛才他再次親身經歷,別說急診室附近沒有窗戶,不可能有強風,就算有風吹進,也不可能強烈到好像要鉆進人身體里。

  對于這個領域,江盛清是完全陌生的,一時間竟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。

  “那東西被我傷了幾回,短時間內恢復不了元氣。這次雖然受重傷的是陳楓,但我還是覺得,那東西的目的是你,只不過它襲擊你兩回都無功而返,這才退而求其次,盯上了陳楓。”

  張兮說完之后,就坐到一旁椅子上去休息,江盛清見她坐下擦汗,上前輕聲問道:

  “剛才你是進了手術室嗎?”

  張兮點頭,盡管把那團不明黑霧打散,但她也為此耗費了不少力氣。

  江盛清見她疲累,忍不住由衷說道:“多虧有你。”

  張兮抬頭看他,彎起一抹嘴角:“要謝我的話,就請我吃東西吧。”

  江盛清失笑,張兮心中的憂慮卻沒有減弱:“不過話說回來,這件事還沒完,得盡快查清楚才行。你的命格奇特,如有神助,那東西動不了你,但你身邊的人命可沒你大,不防不行。”

  江盛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

  *****

  江盛清把張兮從醫院送回來,張兮靠在車門上睡了一路,車停之后才睜開雙眼,低頭去找安全帶插口愣是沒找著,江盛清湊過去替她解開,見她手指關節上都沒什么血色,不禁問道:

  “你真的沒事嗎?”

  張兮搖頭:“沒事。休息幾天就好了。”

  如果只是分神進去看看,憑張兮的能力,不至于會累,但分神的時候動了手就另當別論了。

  江盛清下車給張兮開了車門,看著她走進小區,心中十分愧疚。

  張兮倒是沒感覺出江盛清的愧疚,她只知道自己進門以后,就看見顏巧巧和鄭玲如臨大敵一般坐在沙發上,繃著臉看她。

  張兮被她們拉到沙發上坐好,兩人一左一右,壓著張兮不讓她起身,張兮本來就很累了,沒力氣跟她們反抗,干脆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窩了下去。

  左邊的顏巧巧伸出一根手指,點在張兮的肩膀上,語氣膩膩歪歪:

  “師父,你也太不夠意思了。你居然認識江盛清。”

  鄭玲也學著顏巧巧的樣子,點了點張兮右邊的肩膀:“老實交代。這可是大事兒。”

  張兮雙手抱胸,無奈看著她倆,兩人對看一眼,終于繃不住了,在張兮身邊笑的花枝亂顫,樂顛顛兒的。

  “師父,你今兒是和江盛清出去約會的嗎?我看見他替你開車門,媽呀,太紳士了。開那么好的車,關鍵是人還那么帥,我要是能跟那樣的男人約一次會,死都瞑目了。”

  顏巧巧夸張的說辭讓張兮很是無奈。但她并沒有否認顏巧巧的說法,畢竟她也是有審美觀的,江盛清不管從外形還是家世背景來說,確實得天獨厚,無可挑剔。

  “哎呀,我現在就后悔啊,后悔沒有看到那一幕。以前聽說江盛清跟趙欣妍傳緋聞,總覺得他們和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,沒想到這一回居然離我們這么近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我也沒想到。想我當年為了買江盛清的一本雜志,縮衣節食了好幾天,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看見真人。”

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目錄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
推薦閱讀
猎豹团队彩票微信群 祁门县| 南川市| 诸暨市| 阳泉市| 贵南县| 尚义县| 新丰县| 高州市| 绍兴市| 高平市| 庆城县| 建昌县| 开阳县| 宁阳县| 浠水县| 梅州市| 桂东县| 岳阳市| 花莲县| 陵水| 桂阳县| 启东市| 和田市| 门源| 酒泉市| 曲麻莱县| 云安县| 连城县| 上林县| 广德县| 雷波县| 桃园县| 澳门| 钟山县| 廉江市| 莲花县| 紫云| 晋中市|